logo TT
 
 

Do you really want to choose a Tarot?

Logo TT
 
 

孟买香1950: 一段旅程的香

  • 时尚与设计
  • - 28 May 2015
    OK-_DSF0795[1]

    38岁的Luciano Sorrentino d’Afflitto自认为是为香而生。“我爷爷1950年的时候,在那不勒斯拥有一家历史悠久的香水店。我又从母亲那里遗传到了这种激情。”要跟你解释香水是怎么做成的并不容易,“我们需要把它跟音乐进行比较。真正好的鼻子构成香味精华的不可或缺部分,而我常常混搭不同的组合。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说,每一种香味都暗示着一段旅程;不论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,但都是富有创造力的。”

    香味也是艺术品

    孟买香1950这个名字体现了Luciano Sorrentino推出这个项目时的全部野心;它是充满艺术的香水公司。1950这个年份,代表他激情开始的时代,并且把两个同样重要的地方联系起来:佛罗伦萨-香味艺术起源的地方(今天仍有Pitti香水这样重要的与香水有关的贸易交易会);孟买-Luciano从1995年到1998年寻求多年的城市,是他所谓的世界的气味。“蕴含着这两个城市名字的香水也是一样。虽然孟买更多些异国情调,但二者文化间的相似性更能喻示它们在香味上的亲密关系。”多元文化和多层感受恰是孟买香1950的艺术性所在。

    “艺术的香不同于商业的香,因为它跟艺术品一样,是独一无二的,所唤起的感觉也绝对不同。当我想到香水,我认为它不仅关乎一个人的嗅觉,而且关乎所有的五官感受。”对于Luciano来说,制作香水不仅限于创建香味,还包括它能给人提供的一切。特别对五种感官可能产生的影响。

    目前孟买香1950用了33种香料。Luciano的创作过程非常意识流但也很有条理。他说,他总是从一个嗅觉记忆开始第一步,它比视觉记忆更强。每种香料的混合都首先写在一张空白纸上;感觉来自一个嗅觉记忆创造出的所谓“嗅觉闪现。” 唤起某个时刻或情绪的回忆。在第二个阶段,Luciano会求助于制造商用化学手段创造出他想象中的香味。而只有当这个香味唤起了“嗅觉记忆”时他才确定目标实现。“嗅觉金字塔”是制作香水的很好的工具;它把每种香味都跟其他香味比较归类。 香水用颜色坐标标记。“说回关于音乐的比喻,嗅觉金字塔就像你对一首歌的评分,包括歌词和和弦。“大部分香水的组成是这样一个金自塔:顶部(比如柑橘类果香)是挥发物以及皮肤最先感受到的部分;中间是香味的中心(花香或木香)通常会标在香水名字上;底部是最重的香味,会贴在皮肤上很久(麝香、广藿香、檀香)。

     

    从意大利传统到发现龙涎香呋喃

    孟买香1950不仅香味原料使用顶级“意大利制造”厂商,就连他们的包装也如此;撒丁岛软木,索伦托主陶和托斯卡纳皮草。孟买香1950举办的活动包括品酒或品油会,与品香相照应。关键就是它们和味蕾的联系,“把品香和品酒的人都叫做sommelier应该不是巧合。香味像酒一样,必须先经由自己的皮肤进行‘品尝’。在这里,了解“气味家族”其人-这个香就是为他而作-就非常重要。”

    虽然名曰异国情调,孟买香的原料和产地却十分意大利。“优秀工匠、创造力和意大利品质”说服了Luciano Sorrentino选择“意大利制造”,并在制香的每一个阶段都发挥十分重要作用。产品原料的选择一定是来自“靴子”上的岛屿;西西里杏仁和柑橘,撒丁岛杜松子,以及在意大利生产和榨取的油。Luciano探寻世界各国寻找异国香料(阿拉伯滑石粉,印尼藿香)。与商业香不同,艺术的香艺不可能在实验室全部实现。

    Luciano告诉The Trendscendent说:“拥有独立的标签不意味你能再生产出完全相同的香味。稀缺的选择、优质的原料加上独特的创造力,结果只能是少数的限量版” 。这是自始至终不变的追求,他觉得自己的激情(“我别的什么都做不了”)也可以被视为一种困扰,导致他不断试验。

    目前孟买香1950是很高品质的香水,但其线下也提供比较亲民价格的类似的商业香水。Luciano的注意力更多是在分子香水项目上。1950年(回到这关键的一年!),德国化学家发现了一个叫做ambroxan(龙涎呋喃)的分子能代替琥珀的珍贵气味。Luciano Sorrentino目前正在专门研究这个分子-它能根据每个人的皮肤而改变味道:“也就是说,喷这个香水的人因它而产生的气味才是真正最适合这个人的香,这真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    现在这个项目只集中在一个单一的气味上,就是ambroxan(龙涎呋喃),而Sorrentino也正在努力将它与广藿香和香柏木混合。“我希望我对创新的好奇和渴望,和那些遇到我的香水的人,是一样的。追求艺术香水的人肯定也热衷于发现新的视野,不论是身体上的,还是嗅觉上的或知觉上的。我们的味觉其实开发的很少。” Luciano说。然而我们都曾有过野性。倘若结果这就是如此,也许我们应该回到本源。

     

    Related articles

    Leave a Reply

   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